主页 > 三亚要闻 >

别了!三亚港老码头

2018-04-04 14:39

“阳光海岸”棚改稳步推进,三亚港老码头将迎来新生,打造国际化的艺术海岸

别了!三亚港老码头

以前三亚港曾是海南岛南端最主要的港口。孙清摄于2000年6月

未来滨港文化艺术及商业区示意图。(来源:三亚市规划局网站)

随着“阳光海岸”棚改的推进,一些有着独特时代烙印的事物在我们的视野里渐行渐远,湮没于尘,这其中,包括曾书写下传奇篇章的三亚港(港务局)老码头。3月底,随着最后一拆的完成,这座昔日三港合一的老码头从此不复存在。

接替它的,将是一个体现国际艺术海岸特色和展示功能的文化体验区,在这里,或兴建起歌剧院、音乐堂、艺术馆、历史博物馆,或建成海港公园,向世人展示一个全新的港湾风貌。

过往,悠久历史见证三亚发展

三亚,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国内外著名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港口和码头,是她成长与发展的基石。

资料显示,三亚港是海南岛南端最主要的港口,古称临川港,自古以来是著名的盐渔港,宋元时期成为琼岛南部重要通商港口,通航贸易频繁,明代辟为海外“番国”贡船寄泊港后,更具有特殊的港口功能,不仅成为接纳贡船、护送朝贡方物进京的寄泊中转港,还在天涯一方见证了海外朝贡贸易的精彩。

曾任崖县文化局局长的蔡明康,曾著文考据民国时期三亚港商业街以前也骑楼林立,商贸繁荣一时。商业街两旁招牌林立,商业繁荣,广州、上海流行的香烟、服饰以及时髦商品,在三亚港商业街都能找到。其中“永源昌酒楼”、“王兴昌酒店”和“琼茂安山货店”均为海南商人所设。采访时,一位老人告诉三亚日报记者,三亚港商业街就像是广州的“上下九”。

尽管繁盛如斯,但是受当时的技术条件及经济发展水平的限制,在1942年前,三亚港都没有建成真正意义上的港口,只是用石头或木桩搭建的码头,供渔船及小货船停靠。

1939年2月,日本侵略海南岛,为了方便运输其军用物资和掠夺来的物产,于1942年在三亚建设了真正意义上的港口,建有两个500吨级泊位(长113米、水深2.5米、钢板桩结构),日军同时还在安游建设了长150米、水深9米的码头一座,在榆林建设了长274米、水深7.5米的码头一座。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前,很快三亚港就迎来了新中国的成立。随着经济的发展,三亚港成为当时的杂货港口和货物集散地。为了适应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国家于1966年对三亚港进行第一次扩建,沿着两个500吨级泊位建设一个1500吨级泊位(长91.5米、水深4.5米、高桩梁板结构),同时配套建设了一批库场(1、2、3号仓库),还组建了三亚港驳船队,新增1艘拖轮、5艘60吨铁驳船。

1975年,国家对三亚港进行了第二次扩建,沿1500吨级泊位向海外延伸,共建有两个5000吨级泊位和两个3000吨级泊位(5000吨级泊位水深7.5米、3000吨级泊位水深5米、钢板桩结构),使三亚港的泊位岸线达到700多米,建设了大批的仓库和堆场,购置了大批港口机械设备,配套建设修理厂、发电厂等港口辅助设施,扩建工程于1980年完工,三亚港口规模基本定型。到1986年底,三亚港已建有2座码头、7个泊位、12座仓库、12座堆场、2条铁路专用线,港口装卸实现机械化和半机械化。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三亚港是三亚市最大的政企合一的直属企业,是我国沿海14个对外开放港口之一,外国的船只可以直接靠在三亚港作业,为海南的对外开放发挥了积极作用。进入新世纪后,三亚港务局深化改革,港口货物吞吐量从原来长期在几十万吨徘徊上升至200多万吨,为三亚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特殊贡献。

现今,因“三港分离”码头搬迁拆除

以渔港、货港为主,兼具客运功能,在漫长的岁月里,三亚港默默承担着海南南部地区水运枢纽的重任,无问西东,包容沧桑。

“一年到头,天天都有全国各地的渔船货轮开进三亚港,这么小的三亚港被挤得满满当当,遇到避风期,东西两河的河道里也都挤满了船,小一些的渔船,通过三亚大桥和潮见桥桥洞,在河道里排到市五中附近。”一位老渔民回忆起昔日的盛况。

“小时候我家就住在三亚港古井的旁边,大人们打井水洗衣服洗菜,我们小孩就在井边洗澡。”疍家姑娘黎燕清回忆起与港口码头相伴成长的经历:“鱼市一开,我妈妈经常7天不回家,得一直在码头卖鱼!我和姐姐、弟弟就被托养在老师家。很多船回港时会带回一大船鱼,收鱼款都用大麻袋装。港口周围有很多露天歌舞厅,很多餐馆、旅店,还有溜冰场,从早到晚都是三亚最热闹的地方。”在黎燕清的少时记忆里,三亚本地渔民普遍只拥有小渔船,出不了远海,只能小打小捞,或者在港内和河道里接驳,渔民们则帮着大船搬货,渔妇们腌制鱼干和做代销。“就这么慢慢积攒,然后学习造大船,捕大鱼,做海产品加工批发,搞运输……我们的家也从疍家高脚排搬进港区里的小楼,现在又搬离了老旧的港区。生活在一步步变好,我们的生活道路也越来越宽广了。”

时代在更替,城市在发展。位于三亚河河口处的三亚港,港区陆域狭窄,却早已没了更多发展空间,渐渐丧失了其原本功能。随着三亚城市的快速发展,港口与城市发展相互制约的矛盾愈发突出。为解决港城发展相互制约、港区集散疏运不畅交通拥堵、各类船艇航行安全等问题,改善城市环境、提升城市形象,三亚在2005年启动了三亚港客运、货运和渔港“三港分离”工程,将货运港搬迁至距离城区约40公里的南山岬角,开辟建设南山港区,将渔港搬迁至崖州湾宁远河口西侧,建设崖州中心渔港,将三亚老港区的功能调整为以客运和海上旅游为主的客运港区,其客运功能搬迁到三亚凤凰岛国际客运港。

2016年,随着三亚渔港全部搬迁到崖州中心渔港,“三港分离”的愿景得以真正实现。

拆旧必然立新。2017年5月,三亚市政府决定实施“阳光海岸”棚改项目,对三亚港码头用地进行征收,并从2017年7月开始对三亚港区的建筑物实施整体拆除。至今年3月底,三亚港务局码头范围内完成房屋建筑拆除72600余平方米,旧有的痕迹彻底消失,曾经的辉煌永存记忆。

未来,将打造国际化艺术海岸

老码头上,旧时石堤仍在,凹凸而坚毅,承受着海水的冲刷,仍在诉说着鹿城千百年风雨沧桑。而新的三亚港港湾规划建设,已经蓄势待发。

在三亚湾“阳光海岸”片区整体规划中,片区改造建设的整体性与高品质是两大基调。将规划建设形成三亚湾滨海生态休闲带、港务局文化艺术体验区、胜利路邮轮主题休闲区和四更园高端城市服务区这四个相连相依相得益彰的区域,主要功能包括:服务于国际精品旅游城市特别是国际邮轮母港和游艇港湾的世界级高端休闲娱乐、商业服务、旅游度假等功能;体现国际艺术海岸特色的文化体验和展示功能;体现国际旅游岛和精品城市建设品质,满足市民和游客需求的文化设施、生活配套、市政设施等城市公共服务功能。

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严朝君到天涯区调研棚户区改造项目时指出,南边海环河口和阳光海岸片区区位独特,要以国际水准策划项目,布局产业,带动周边商业、服务业发展,着力提升三亚国际化水平,把南边海环河口和阳光海岸片区打造成展示三亚国际形象的区域。

纵观世界公认的成熟海港湾区,无论是澳大利亚的悉尼港、香港的维多利亚港、还是日本东京湾、纽约长岛,都有着八大共性:一是强有力的经济依托;二是交通非常便利;三有海景资源;四是生态环境优美;五能开展运动;六要有度假酒店和公寓;七是完备的配套设施;八是特色人文环境。而这也正是三亚湾“阳光海岸”已经具备或有能力具备的八大优势。

“未来的三亚湾‘阳光海岸’,将成为以国际艺术海岸为特色的、面向全球的活力中心和南海门户‘凤凰海岸’。”“阳光海岸”棚改项目组组长、天涯区委副书记程建华表示,详细规划还在制定中,但高起点、高水准、国家化视野是肯定的。对于三亚港老码头的规划定位,是一个体现国际艺术海岸特色和展示功能的文化体验区,在这里,也许将兴建起歌剧院、音乐堂、艺术馆、历史博物馆,或者海港公园,如凤凰涅槃,向世人展示一个全新的港湾风貌。

在北京土生土长的张女士,出于康养需求和对港湾的向往,几年前在三亚港附近购置了度假用房,“很喜欢坐在阳台上看港湾风景”。得知“阳光海岸”及港务局老码头的改造计划,张女士兴奋不已,“文化艺术是一座城市的精髓,一种‘软实力’,也是我不能过久离开北京的原因之一。三亚是一座旅游度假型城市,丰富它的城市文化表情,彰显它的城市艺术风采,才能更大限度地满足市民游客的居住和度假需求。”

(三亚日报袁燕)